新聞中心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 中國煤炭報 ] 陕煤彬长矿业:提高站位靶向发力 全员全面安全整治
发布时间:2020-06-30     作者:佚名   点击量:6109   分享到:

image.png

(2020年6月25日中國煤炭報第4版


提高站位靶向发力    全员全面安全整治

——陝西陝煤彬長礦業有限公司
安全集中整治紀實
■祝治安  弯桂清

去年11月全国煤矿安全集中整治开始后,陕西煤业化工集团、陝西煤業股份有限公司(陕西煤业)将陕西陕煤彬长矿业有限公司(彬长公司)列为开“小灶”式安全集中整治单位。由此开始,彬长公司打响了安全集中整治攻坚战,集中整治的时间,他们主动延长到今年年底。


提高站位:充分暴露問題

“要提高站位,舉一反三,積極配合,壓實責任,以認真較真的態度抓好集中整治工作。做到加強領導,精心安排部署;認真履責,強化監督檢查;動真碰硬,從嚴考核問責。要按照集中整改的‘施工圖’和‘時間表’找准著力點,把實幹的‘榔頭’敲准、敲狠、敲到位,把問題解決好,把任務落實好。”陝煤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楊照乾要求說。

彬長礦區位于陝西彬州、長武縣境內,是全國14個大型煤炭基地之一。彬長公司下轄的五對生産礦井,煤層埋深500—1000米,礦井自然災害多元複雜、耦合疊加,水、火、頂板、瓦斯、煤塵、地熱和沖擊地壓七毒俱全,是全國災害最重、治理難度最大、安全風險最高、有效防範和遏制重特大事故任務最繁重的礦區。

“彬長公司要結合災害治理、安全管理、生産接續和隊伍建設等工作實際,敏于發現問題,敢于觸碰問題,善于解決問題。進一步提升責任感、緊迫感和使命感,通過安全集中整改,抓出一個新成效。”陝煤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嚴廣勞要求說。

“影响安全生産的重大问题和主要隐患要全面暴露出来,不能隐瞒不报、遮遮掩掩,做到全面整治,不留死角。”陕煤集团副总经理、陕西煤业总经理王世斌要求说。

“开小灶” 是一次安全大考。面对严峻的安全生産形势和层层传导的压力,彬长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赵文革痛下决心:要提高思想认识,汲取事故教训,坚持刀刃向内,全员动员查问题,上下联动抓整治,尽快补齐短板,建立长效机制,从整体上、根本上扭转安全生産被动局面。

確定爲開“小竈”時,陝西煤業給彬長公司列了23項安全問題。而彬長公司在2019年12月19日出台的《彬長公司安全集中整治實施方案》第一稿,自查列出了69項問題,今年4月7日出台的《實施方案》第二稿,問題增加到143項。增加沖擊地壓、防治水、立井提升和輔助運輸等四項內容。

文家坡礦建立了一個微信群,名字叫:安全隱患隨手拍。管理幹部對發現的任何“三違”和隱患,都要拍照發到群裏,由安監部門跟蹤處理。“掀起蓋頭來,拿到陽光下,自揭短板,全部暴露問題,把風險控制在隱患形成之前,把隱患消滅在事故發生之前。”文家坡礦安全副總經理張向陽說。

在大佛寺礦,我們見到了一份《端頭支護工崗位安全風險管控清單》,其中關于采煤的風險描述分爲5項,分別進行了可能性、暴露率、後果、風險值、風險等級的風險評估,提出了相應的管控措施、應急處置程序、報告方式,明確了崗位作業人員、分管負責人和責任人。

“我們礦有144個工種,1291項崗位作業標准,對應的都建立了崗位安全風險管控清單,實現了安全的負面清單管理。”大佛寺礦安全副總經理徐景果介紹說。

靶向發力:全員全面整治

安全集中整治以來,彬長公司同時開展了采掘接續、災害治理、外委隊伍清理、“四化”項目推進、“學規程、抓落實、強管理”等5個專項整治,公司上下全力以赴,集中整治成爲頭等大事,公司每月開展專項檢查,5個駐礦督導組駐礦值守,全面摸排、積極整改。

一個周五的下午,彬長公司黨群部部長權恒趕往100多公裏外的礦區。“公司今年出了奇招,安環部建立了一個微信群,機關幹部下井查隱患和問題,下井前和升井後,要把穿工作服的個人照片發到群裏,並要填報個人查出隱患和問題情況。我每月要下井兩次,每次要查出5個隱患和問題。”權恒說。

“我們經常是邊打電話邊整理,節假日都在整理這些問題。”彬長公司安環部副經理劉建斌介紹說:“現在,公司的每一個會議,第一個說的都是集中整治,都是緊螺絲。”

“你是安全員工嗎?”這成爲大佛寺礦的流行語。從今年元月開始,該礦推行全員安全行爲積分管理,覆蓋全礦2206名職工,實現全員考核。一個月12個積分,分爲4個層次,一個月積滿12分就是安全員工。

“推行安全積分管理後,一季度全礦‘三違’同比下降46.2%,工傷事故率下降66.7%。現在,12分以下的有150人,個別人甚至是負分。現有23個高頻次違章人員。”徐景果一口氣報出了一長串數字。

胡家河礦在去年底實現了井下4G網絡無線全覆蓋,井下工業環網也由千兆升爲萬兆,實現了井上下數據傳輸。可以視頻通話,礦上給305名“四員兩長”及管理幹部配發了防爆手機,手機上有一個APP,是風險分級管控與隱患排查治理綜合管控平台,包括了現場巡查、“三違”錄入等,實現閉環管理。

裝備提升:實現減人提效

胡家河礦綜掘二隊隊長胡沛認爲,安全集中整治倒逼了裝備提升。原來支護最少需要10個人,但要求是9個人。要減少當班作業人數,目前裝備水平達不到,礦上就上新設備,3月底,新進了兩台液壓錨杆(索)鑽車,支護工人數就降了下來。

裝備提升就可以減頭減面,實現少人則安。大佛寺礦推行331快速掘進,要求單進水平每年提高30%,每年減少3個掘進面,建設一支安全高效掘進隊伍。

公司各礦井都制定了采掘接續調整五年規劃,2019年清退外委掘進頭面18個,組建9個掘進隊870余人。

截至4月,五對礦井已引進使用液壓錨杆(索)鑽車17台,大佛寺、胡家河礦各引進一台液壓挖掘機;大佛寺礦引進了國內首台礦用全斷面硬岩掘進機,施工鑽孔,替代高抽巷,單進水平大幅提升。

在安全集中整治中,彬長公司決定開展爲期一年的安全快速掘進創水平活動。“加快掘進速度,超前解決采掘接續問題,就能給災害治理騰出時間和空間。快速掘進提高單進水平,就能減少工作頭面,減人提效,爲及時清退外委隊伍,創造條件。”文家坡礦綜掘二隊黨支部書記石嘉棟解釋說。

文家坡礦綜掘二隊下山水害治理是難點,就搞了個移動水倉,一直跟著掘進迎頭走,減少了打水倉的環節,省時省強度。綜掘二隊巷道成型不好,電焊工朱維鋼設計加工了一個造型鏟,解決了超挖欠挖問題。

文家坡礦通風隊現在的堵水、防滅火都采用了膨脹水泥這個新型材料。他們把原來砌在牆中的風門門框外移,貼牆做。現在井下16組風門已全部更換。未改造前,風門一年要維護或更換3-4次,花費10多萬元;現在改造後,一年都不用換。

胡家河礦還引進了巷道修複機,清水一個管道,汙水一個系統,實現了清汙分離,使水處理成本降低。

大佛寺礦還新使用了防塵抑塵劑。“泡沫用了就是美,幾乎沒煤塵了。”大佛寺礦綜掘二隊副隊長馬陽說。

“胡家河礦對井下接送人的膠輪車全部加裝上了倒車影像和行車記錄儀,等于給我們司機增加了第三只眼睛。”胡家河礦運輸隊膠輪車司機王平高興地說。

現在,彬長公司所屬煤礦完成了15個掘進工作面和27處鑽機施工處工業監控攝像儀的安裝,實現了部分特殊作業場合的全程視頻監控。小莊礦完成了圖像智能分析系統,實現了乘坐架空乘人裝置和鑽場施工時員工“三違”行爲的智能識別。   

截止3月底,五对矿井完成136个生产辅助系统集中控制改造,72个机房硐室实现“无人值守”,建成3个变电站智能巡检系统。集成5个地测数据库、35种图纸展示、5个监测监控系统的安全生産信息共享平台规范运行。小庄矿已率先建成彬长首个智能化综采工作面。

管理創新:规范员工行为

從去年底開始,胡家河礦在井下100多個風險點設置了二維碼,安監員、瓦檢員一掃二維碼,隱患排查、雙重預防、標准化的檢查表格就生成了,是否完好結果就出來了。

3月14日,胡家河礦安全副總經理宋紅立首次利用“快手”,進行了安全法律法規宣講。全礦1400人,其中800多人同時關注了,宋總一下子成了“網紅”。

李輝是胡家河礦通風區的瓦檢員,以前只是單一的檢查氣體,現在有了監管的職責。“以前沒電器的新鮮風流中就不檢查,現在井下全斷面每個死角都要檢查到,有人的地方都要檢查。從去年12月開始,爆破卸壓時一炮三檢,都要拍視頻上傳,證明我們在現場進行了三檢。”李輝說。

胡家河礦掘進四隊的工人大部分是農民合同工,今年有18人轉成了合同制工人,在降低學曆要求的同時,要求條件之一就是無“三違”。

“現在是錯峰入井,規定交接班不能超過20分鍾,交接班時就要幹完活,上班時間短了,更安全了。”胡家河礦綜采隊隊長趙武說。

“集中整治倒逼區隊加強了管理,實現了管理提升。”胡家河礦綜掘二隊隊長胡沛說:以前防沖卸壓超一點距離,還可以幹;現在掘進迎頭上了視頻裝置,1米都不能超。

“以前班前會,區隊長先安排工作,我們現在倒過來了,由班組長先反映問題,區隊長再解決問題。”文家坡礦綜掘二隊黨支部書記石嘉棟感慨地說。該礦在班組長以上管理人員中實行工作手冊制度。通風隊瓦檢三班班長謝甯的工作手冊上,就記錄著本班出勤、工作重點、行走路線、工作完成情況、存在問題、隱患處理、瓦斯菜單式檢查與交接等內容。

彬长公司的安全生産信息共享平台明确了考核内容、考核评分办法,组织开展了“学规程”全员网上考试,梳理历年来发生的死亡事故,汇编事故案例警示教育片,编制事故案例分析报告,开展“一周一案例,人人谈体会”活动,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安全集中整治氛围。

觀念轉變:爭當安全員工

走進大佛寺礦安全副總經理徐景果的辦公室,牆上貼的是《4煤、4上煤采掘工程平面圖》,1:5000,3米長2米高。“去年7月上任時,我就貼了這張圖。”徐景果說。

如何應對群體性心理和行爲?徐景果閱讀了《社會心理學》。如何從理念上提升安全,徐景果閱讀了《金字塔原理》和《杜邦十大安全理念》。這成爲他的精神食糧。

“隱患、‘三違’就是事故。”這是大佛寺礦新提出的安全理念。作爲國家瓦斯治理示範礦井,“安全集中整治的核心是建立安全長遠發展的機制。”徐景果說。

1986年出生的徐景果是一個愛學習愛思考的人,個頭不高,站位很高,辦法很多。最多500元限高罰款,通過對10年事故特點的分析,建立預警指標,通過一張圖,實行區隊自主管理等,這都是他思考的成果或新的課題。

4月10日上午9點,綜采一隊工人席建周走進了徐景果的辦公室,手裏拿著一份《大佛寺礦“三違”人員過“七關”幫教卡》。《幫教卡》上的第四關,就是領導談話關,談話的領導就是徐景果。

4月4日4點班,席建周用腳踩踏運行中的絞車鋼絲繩,被安檢員發現,現場進行了糾正。席建周因“三違”,被罰款500元,還要過“七關”。

“你告訴我你違章的後果?如果不是及時制止,最輕是骨折。你是無意識違章,不知道會傷人,這更可怕。”徐景果嚴肅的告訴席建周。

“站在徐總面前,有犯錯誤的感覺,沒臉見領導。”進礦4年的席建周很不好意思。

“這樣的談話我去年談了36人次,今年已經談了9人次。幫教過的,就很少再違章。”徐景果總結說。

自主保安:大家更自覺了

“一個蘿蔔四頭切。”這是大佛寺礦綜采一隊班長、液壓支架工喬海鵬的“遭遇”。

今年1月份,安全積分統計,喬海鵬是7分,2月積分統計,喬海鵬是5分。

“我的積分被扣,是因爲班裏其他工人違章,我承擔了連帶責任,並不是我自己違章。”喬海鵬“委屈”地說。

連續被扣分,被處罰,喬海鵬坐不住了。“我分析了我們班前期的違章情況,發現有兩個主要違章點:一個是卸壓操作時沒有單體手把,就直接用扳手操作;二是登高作業,沒有安全繩。”喬海鵬調研後得出了結論。

找到原因後,爲了從源頭解決問題,3月初,喬海鵬就要求全班32人每個人自己到街上的五金店去買兩樣東西:單體手把和安全繩。每次下井,這兩樣東西必須帶在身上,作業時必須使用。

“自從使用了這兩個工器具,一個月來,以前的兩個主要違章點再也沒有發生違章,3月以來全班的違章比以前減少了70%。”喬海鵬說。

在坐的礦安監部副部長陳曉海坐不住了,一再插話,強調工器具是礦上買的。

喬海鵬“據理力爭”:礦上以前是配過,但工人嫌麻煩,都不用,都找不到了。這次就是每個工人自己掏了30多元錢買的。

“自個買是好事,自己的工器具自己准備,就更珍惜。自個花點小錢,只要能保障不違章,不罰款,不脫産幫教,就賺了。”喬海鵬解釋說。

4月11日,文家坡礦運輸隊的職工正在觀看《無軌膠輪車司機崗位作業流程》。視頻中的演員,是本礦職工;操作設備、場景,都是在文家坡礦。

“我把礦上制定的作業流程,編寫成劇本,通過手機拍攝,利用愛剪輯軟件編輯合成,隊友王文平普通話說的好,他就做後期配音,視頻長10分鍾。”運輸隊井下運輸調度員樊陽介紹說。

“有了這個視頻,平時習慣性違章一看就能發現,可以避免不按規定步驟操作、誤操作。”信號把鈎工黨馬征說。

現在,文家坡礦已經拍攝了20多個《崗位作業流程》視頻,全是由各區隊的年輕人自己做的。礦上要求所有崗位都要拍攝作業流程視頻。

孟村試驗:創新治理模式

安全集中整治倒逼災害治理創新。各礦井都制定了災害治理三年規劃。去年11月,成立了彬長礦區災害綜合治理工程研究中心,災害綜合防治由此加快。

2019年10月,《陝西煤炭》發表了王世斌等人撰寫的《礦井瓦斯“2-111”高效抽采新理念》。這個新理念已經在孟村礦開始技術試驗。

孟村礦通風部副經理王向陽介紹,“2-111”是指在單孔內開展2種技術作業,1次割縫增透卸壓,1次氣相脫附驅替及1次導向擴沖驅氣的瓦斯高效抽采新模式。

孟村礦總經理宋戰宏說:“2-111”新技術可以有效解決“卸”與“脫”抽采難題,實現瓦斯抽采、沖擊卸壓、探放水等多重應用,技術優勢突出,推廣應用前景廣闊。

今年1—5月,在災害威脅嚴重、嚴密防控疫情、市場階段受阻等重重困難下,彬長公司安全産煤853萬噸,計劃任務不變,安全穩定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