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建工作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黨建工作
镌刻在雪域高原上的足迹
发布时间:2019-03-06     作者:汪琳   点击量:915   分享到:

镌刻在雪域高原上的足迹

——記黃陵礦業公司援藏幹部常昱


“三年援藏路,一生阿裏情。躬耕雪域,不枉此行”。娟秀的字迹,堅毅的情懷,這是一個援藏幹部的夙願,也是她奮鬥的決心。她就是陝西煤業黃陵礦業公司援藏幹部常昱。

2016年7月,常昱積極響應陝西省委和公司的號召,作爲陝西省第八批援藏幹部到西藏阿裏地區進行爲期三年的對口援助工作,擔任阿裏地區對外貿易總公司副總經理,負責雪絨王羊绒制品经营销售和企业黨建工作,并先后被阿里地区行署和噶尔县委宣传部借调。

始于初心的堅守

這個春節,對援藏幹部常昱來說,是彌足珍貴而又充實。2018年的年底休假,常昱同樣沒有無憂無慮的休息,而是在陝西省商務援藏幫助下,作爲阿裏受援企業代表配合阿裏商務局在西安考察羊絨市場,對接西安民生、世紀金花等幾大商場,談合作方式、考察櫃台、草擬合同……那些天,她還要帶著媽媽進出各種醫院檢查身體、看病。和筆者聊起這段日子,她疲憊的臉上堆出陽光的笑臉開起玩笑:這休假了,家裏住的日子還沒有在賓館住得多。

臨近2019年春節之際,在得知阿裏地區對外貿易總公司經營陷入困境後,常昱的派出單位黃陵礦業公司果斷伸出援助之手,通過500萬的産業扶貧解決企業燃眉之急。年根下,黃陵礦業公司工會倉庫裏,一片熱火朝天的忙碌景象,常昱和工會的同志們一起分發雪域高原寄來的羊絨圍巾,圍巾給職工帶來了溫暖,也讓黃陵礦業溫暖了遠在3000多公裏以外雪域阿裏的藏族同胞。自20167月以來,黃陵礦業公司通過派駐援藏幹部、捐贈援助物資、在礦區精品超市設立銷售專櫃以及此次實施産業幫扶等方式,助力該公司走出困境。

2016年年底休假,她獨自前往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佐蓋多瑪鄉仁多瑪村,實地考察諾樂工廠的傳統織造技術和現代工藝,爲企業另辟蹊徑解決困難取經。諾樂工廠的老板說:獨自打車輾轉到距離市區50公裏外的村子,一路荒郊野嶺又是驚嚇又是暈車,她的誠懇讓人驚歎!老板帶她參觀了整個羊絨、牛絨制品的生産制作過程,了解這個十年前曾經以幫扶當地藏族老百姓爲目的舉步維艱的社會企業是如何一步步在歐美市場立足站穩。

獨自一人拉著行李箱在石家莊、雲南、成都、陝西、延安考察市場,一個人吃、一個人住,一個人面對不同的人去商談……援藏期間,她的年底的休假大部分時間都是如此度過。對于曾經畢業後一直從事黨務工作的女孩子,如今聽她講起羊絨、銷售這些完全跨行業的工作,很有自己的見解和想法。

有時事情進展到孤獨無助的時候,她總是爲自己打氣,一定不能浮躁和氣餒,要沈著冷靜實事求是分析問題,一定要將企業利益作爲一切解決問題的出發點,將政府所有的援助政策落到實處。

生命禁區的公益使者

“人生最大的需要是被需要,每個人都不應該失去愛別人的能力。”每當提及公益事業,常昱總是不改初心。

每每到孔繁森小學、阿裏地區福利院、門士鄉小學,小朋友們都會圍上來。其中阿裏地區福利院最瘦小的小不點丹增,看到常昱和志願者們,原本怯弱的樣子一掃全無,給他們分享自己和小朋友的趣事。援藏以來,常昱和幾個志願者組成了幫扶小分隊,不定期去兒童福利院和當地小學看望孩子們,給他們帶去兒童讀物,好吃的,好玩的,與孩子們一起交流、玩耍,開展親情陪伴活動。幫扶小分隊不斷壯大,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愛心人士參與進來,現在教小朋友唱紅歌、彈奏樂器、繪畫成了小分隊的品牌活動。

兩年多的時間裏,她和其他志願者協調組織多方愛心人士爲邊疆孩子捐款捐物,截至目前,共募捐衣物8000余件,各類學習用品5000余件。每次下鄉,常昱都買很多零食文具和本子。路過每個村子碰到的孩子們都會收到她的愛心,這種舉動已經成爲她在藏生活中的一種習慣。

大學時組建草根公益團隊,將愛心送到四川的阿壩州、甘肅的會甯縣、貴州的從江縣等地,通過兼職家教賺取外快資助系裏一位患有淋巴癌的女同學;黃陵礦業工作時,由她和同事資助柞水縣的12名貧困學生;援藏後,從此成爲阿裏地區公益事業的一名使者……

“看到孩子們臉上洋溢的笑容,更加堅定了我做公益的信心和決心。”這是常昱所信仰的。

靈魂與生命的洗禮

在常昱的小宿舍裏,木制的小書架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畢淑敏:面冰十年》《永遠的孔繁森》《昆侖做碑》《生命在世界屋脊之巅》《西藏時間》,可以看出,她是把自己的心徹底安放在了阿裏。複古的油畫和陽台上的蠟燭以及精細呵護的綠植將簡單樸素的兩人宿舍點綴的很溫馨,床頭邊的氧氣瓶則是他們每天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品。這是一個無論在怎樣艱苦環境下都能將生活過出詩意的女子。

“眼睛上天堂,身體下地獄,精神回故鄉”。進藏的援藏幹部需要邁過的第一關就是惡劣的自然環境。20167月進藏時,剛到拉薩常昱就身體不適發燒了,按照進藏身體素質要求,最不建議再往高海拔地區前進的。72日那天早晨,拉薩的天還沒有亮,同行的人已經在西藏飯店門口整裝待發,大家焦急的心情都集聚在隊伍裏年齡最小的常昱身上,屋子裏是同行的保健醫生正在給她測體溫,大家都爲這個主動申請來援藏的延安姑娘是否還能上阿裏而捏了一把汗。當帶隊領導一再勸說她在拉薩多停留幾日實在不行需要返程時,常昱強打著精氣神硬是端端正正坐起來配合醫生檢查完後,向領導承諾說:我的身體沒問題,我要和大家一起上阿裏。一到阿裏,她一下飛機就被帶進了醫院,最終她還是由于高原反應引起肺水腫光榮地住進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醫院。這期間,醫生同事都瞞著她是肺水腫,直到樂呵呵出院,當筆者問她那會害怕嗎?她那標志性的笑容:無知者無畏吧。

淩晨四點因爲缺氧胸部難受被憋醒,跪在床上伸長脖子呼吸都無法緩解的難受,含了複方丹參滴丸還是依舊,著急難受的淚珠子從臉上滾落,這是她第一次流淚;因爲氣候原因腿部毛細血管擴張灼燒得整夜抱著小腿睡覺,一年四季在阿裏沒有離開過電褥子;在餐廳吃飯趴在桌子上剛起身就暈倒在地;連續加班期間疲憊加之洗澡缺氧眼前發黑;每逢爸爸生日和外婆忌日,一人靜靜漫步在獅泉河畔,陪伴她的只有天空中那輪孤單皎潔的明月,或許只有這個時候這個一貫隱忍堅強的女子流淚才是真真切切想親人了,想家了……

是什麽在支持著她呢?是烈士陵園裏那沈睡的英烈,對生命的敬重對英雄敬仰的英雄情結;是身邊因操勞過度心梗猝死趴在鍵盤上再也沒起來的,因腦水腫肺水腫給日後健康留下無窮隱患痛苦不堪的,因工作性質紫外線強曬患有嚴重皮膚病的,因航班飛行屢次驚險一輩子恐懼坐飛機的援藏友人們視死如歸的堅守……

“痛而不言,笑而不語。不忘初心,不負此生。”

正如她書桌上那盆白玉蘭,外表安靜、內心純潔。就像一顆無言的星,在阿裏空曠深邃的天庭,靜靜的閃爍,照亮你,也照亮我。(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