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煤故事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陝煤故事 > 陝煤文苑
榆北小保當公司:一塊煤的自述
发布时间:2020-04-13     作者:王清   点击量:852   分享到:

毛烏素沙漠已經沈寂了太久太久,隨著榆北煤業小保當公司智慧化礦山的誕生,越來越多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慕名而至,他們將辛勞的汗水滴入這片沙漠,一切的一切都在悄然改變……

image.png

我是來自毛烏素沙漠一角地層深處的一塊煤。早在《山海經》中我被稱爲石涅,魏晉時稱我爲石墨或石炭,明代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中首次給我起名爲“煤”。

在遠古時代,我是郁郁蔥蔥森林的一部分,有時沐浴日光,有時渴望著甘雨,有時在風中搖曳,有時與小夥伴嬉戲。

經過時間的洗禮,我開始慢慢變老,我的殘骸浸沒在沼澤地中,周圍有細菌和真菌爲伴,菌類破壞了我體內的細胞結構,根、莖、葉這些器官隨之消失。我遺體中的碳水化合物、木質素、蛋白質和脂類化合物等有機質經過氧化和水解,一部分化爲烏有,另一部分轉化成腐殖酸、瀝青質。我變成了顆粒細小、含水量極大、呈膠泥膏狀體的泥炭。我的周圍也全是泥炭小夥伴們,我們層層堆積,越積越厚。

又經過很長時間,由于地殼下沈,我被泥沙等沈積物覆蓋,被埋入深處,上覆沈積物壓得我喘不過氣,周圍越來越熱,我的水分也在慢慢流失,這使得原先稀軟的我在失水的同時被壓緊變硬,像岩石一樣,此時的我成了褐煤。

又過了很久,因地熱作用,地殼內層中的熔融物質受到不均勻加熱而流動,地殼經常發生升降運動。我隨著地殼繼續沈降到了地層深處,我上面的岩層越來越重,我感覺承擔了自己這個年紀承擔不了的重量,巨大的壓力讓我無所適從,就這樣我繼續被壓實,溫度越來越高,全身逐漸變幹。不得已我再次變身,體內發生了漫長而複雜的化學反應,分子結構産生了很大變化,碳含量增加,腐殖酸迅速減少並且很快就消失了,主要變成了芳香族高分子化合物。我的密度增加了,顔色變深,光澤也增強了,此時的我是煙煤。

image.png

此後,我便沈沈地睡了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巨大的聲響把我從夢中驚醒,睜開眼睛,我看到了小保當智能化綜采工作面發出的光亮,采煤機滾筒讓我掙脫了上億年的束縛,通過傳送皮帶我終于看到了久違的陽光。

由于沈積數億年時間,我身上攜帶了很多雜質,重獲新生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洗個澡,我被帶到洗選廠,經過了一番沐浴,雖然我的皮膚還是黝黑,但是變得亮堂多了,人們稱呼我爲“黑金”。

隨後,我裝入了一列載運能力萬噸的火車整裝待發,我和小夥伴們的身上,印上了“小保當”的標志,沿著南北大通道浩吉鐵路,跋山涉水來到了湖南、湖北、江西、重慶,在這裏實現我人生的第二次價值。我發出了藍色火焰,産生的巨大能力驅動工業機器不停地運轉,帶動著社會經濟飛速發展,人們爲此也過上了富足的生活。現在,我爲自己是一塊小保當煤而驕傲自豪!(王清)